《軒轅錄》全文閱讀

作者:心在流浪  軒轅錄最新章節  軒轅錄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軒轅錄最新章節第五十九章神龍(12-04-19)      第五十八章詭異(12-04-19)      第五十七章詭計(12-04-19)     

第五十九章神龍


第五十九章  神龍
就在軒轅林詫異的走在俗世之中,在十七寸的彩電和破舊的霓虹燈中感歎著現在人真奇妙的時候,張栩已經準備妥當,踏著劍光向敖靜他們的洞府掠去。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他這番前去,討個說法是假,為了那寶貝撼天印才是真正的目的。料想不過是分神辟穀界的修真者,也發揮不了神級法寶多大的威力,憑著自己這把上仙級的落風劍,應該不是什麼大的問題。再說自己靈丹充足,鎮山之寶龍虎丹都帶了三粒,那可是天極的寶貝,凡人吃了之後可以瞬間提升到飛升的修為,招惹來渡劫天雷的寶貝。當然,凡人吃了這個,消受不了這無匹的力量,爆體而亡那就不關丹『藥』的事情了。總之,這個東西是個好東西,要不也不能成為龍虎丹的鎮山之寶,您說對不?
不過張栩此次前來,寶貝靈丹倒是帶了不少,不過隨行的人倒是一個都沒有帶,連張雲都被他以養傷的借口給按在了天師府。張栩是張雲看到他搶別人家的法寶麵子上過不去,張雲本來也就是假惺惺的說說,巴不得不去呢。這下可好,一推一就,兩邊都踏實。倒是身為長老的張赫那不好說,不過張栩出關誰也沒有告訴,這次在偷偷『摸』『摸』的出去,料想張赫也不會知道。等到『摸』出了龍虎山,張栩才直道晦氣,自己可是如今天師的祖叔父,再自己的地盤上還得偷偷『摸』『摸』像做賊一樣。張栩的心中能好過得了麼?
踏著劍光,禦著祥雲,張栩也不用人指路,直接就往天地元氣最為厚重的地方飛就對了。可不是麼,軒轅林抽了方圓千的先天元氣,那元氣能不厚重麼?順著著最為醒目的標準,張栩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標。按下劍光,一個平凡無奇的洞府就出現再自己的麵前,張栩仔仔細細的繞著洞府看半天,確實沒有找到一點點陣法運作的痕跡。心中不由的大驚失『色』。這若是沒有陣法那就算了,要是有著護山陣法,與周圍的環境結合的那麼渾然一體,不留痕跡,隻能說那布陣之人的修為之深已經到了深不可測的地步,決不是張雲所說的隻是元嬰界的境界,自己可是連一代陣法大師縱橫子的布下的陣法都可以看出端倪的人啊!張栩感歎著,若是讓他知道了縱橫子布下的超大型縱橫陣法被軒轅林這個怪物硬生生的用蠻力劈開,估計他早就夾著尾巴跑掉了吧。
張栩看了半天,最終決定還是自己的小命重要。回去尋得幾個道友相助,破了這個仙陣必定會多上幾分把握,自己犯不上以身試陣對吧。就在張栩打定主意準備轉身走人尋找幫手的時候,一個聲音從洞府麵傳了出來:“竟然來了就陪姑『奶』『奶』好好玩玩吧,一聲不吭就走,莫非你們龍虎山上都是一些膿包貨『色』麼?”
要說著張栩也是倒黴到了極點,被軒轅林黑了一手的敖靜此刻一肚子火氣沒地方撒呢,他就撞到了槍口上。聽到了這個聲音,張栩先是已經,不過好說歹說他也是快要飛升的不是?很快就鎮下心神,當他看到從洞府麵嫋嫋婷婷的走出的是一個妙齡女子的時候,頓時更加的安心了。一個不過二十的女子能有多高的修為?張栩心中定下之後,臉『色』也沒有先前的那麼難看了,不過人家是主人他是客,還是出於禮節抱拳說道:“龍虎山張栩,本市想來問候新搬來的道友,料想你家主人不在,張栩改日再來吧。”
敖靜聽了他的話,心啊肺啊差點被火氣給烤熟了。就軒轅林,就軒轅林那鳥樣還成了自己的主人?這個牛鼻子老道確實是有眼無珠!該打,該打!雖然心中氣氛,可是敖靜表麵上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滿,而是仔細的打量著張栩。看了一會兒,說道:“我說牛鼻子老道,看你三花聚頂五氣朝元,快要飛升的人了怎麼就不知道出門前看看黃曆呢?也不算算今個姑『奶』『奶』心情好不好。唉,活該你倒黴,自己往槍口上麵撞。”
這話可把張栩氣的,媽的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女娃兒,敢指著自己的鼻子罵自己老牛鼻子。這還了得?幾百年來養尊處優的張栩頓時大怒,張口就罵道:“黃『毛』丫頭,你家長輩沒有教你……哎喲!看劍!”沒得張栩把話說完,敖靜已經是一道神火飛了過來,張栩一個沒留意,頓時養了百年的長胡子被燒掉了大半,看到自己最為心愛的長須被毀了,張栩也是大怒,這孩子怎麼不說一聲就出手傷人?也揚起了劍光,與敖靜就這麼鬥在了一起。
張栩可是飛升期的修為,若是擺在中土修真界,怎麼也是排得上號的角『色』,可是再敖靜手底下卻隻有自保之力,沒有還手之功。張栩是越打越奇怪,越打越心驚。這不過十六七歲的小丫頭怎麼憑的厲害?劍光霍霍,雷火熊熊。兩人轉眼間就鬥過了幾十回合,打爛了無數的花花草草就不說了,更是由地上打到了天上。敖靜揮手就是神雷,抬手就是神火。雷光閃閃神火烈烈,直往張栩的身上招呼。感情敖靜心中的不滿和怒氣全部招呼到了張栩的身上,一時之間張栩被敖靜『逼』得狼狽無比。原本就不是什麼號材料做成的粗布道袍被燒出了老大的窟窿,臉上也因為匆忙之間沒有躲過一道神雷,被劈的焦黑無比,原本梳理的整整齊齊的發髻整個地披散開來,仿佛從理發店麵剛剛燙過一般,呈爆炸狀,更為可悲的是上麵還在冒著屢屢的黑煙。長長的張栩平時最為愛惜的胡須在那電光閃爍過後,就化為了飛灰,飄散在這空氣之中。看到自己最為寶貝的長須也被毀了,張栩不由的大怒,提起了全身的真元,大喝一身:“呔!”頓時,灰蒙蒙的長劍灰『色』的光芒大盛,甚至有些刺眼。敖靜一個沒有防備之下,劃破了自己剛剛換上的新衣服。敖靜也是大怒,自己一直都帶他玩,沒有用上什麼大威力的法術,消遣一下出出自己的惡氣就算了,那些個神雷神火的都是縮小版的,威力最少降了九成九。不然,就憑張栩這個老道,正兒八經的神雷神火怕是一個都頂不下來。不長眼的東西竟然敢劃破她敖靜的衣服,剛才被軒轅林捉弄的一幕又浮現在敖靜的腦海之中。敖靜頓時火氣大盛,也不像先前那般出手還帶著幾分顧忌了。
兩人都是上了火氣,張栩吞下了一枚龍虎丹,身上頓時五彩神光四『射』,敖靜一驚,一個十成十的神雷劈出。這神雷可不比先前,半徑都有數十米。冒著藍光,劈啪啦作響的神雷向張栩襲去。可是張栩竟然不閃不避,召回自己的落風長劍迎著那雷火用力一劈,那神雷竟然被他一劈之下生生的被從中劈了開去。兩團雷火砸在張栩身後的山峰上,頓時山崩地裂,揚起了老大的一片灰塵。原來張栩靠著龍虎丹這異寶的威力,竟然由一個沒渡劫充其量不過一個三等地仙的水平硬是提到了一個一等上仙的境界。
敖靜看到張栩竟然靠著自己的蠻力劈開了自己的神雷,大怒之餘也是加了幾分小心。這老道術法是不怎麼樣,可是那丹『藥』倒是古怪的緊。敖靜說的一點沒錯,龍虎山不就是靠那幾枚丹『藥』撐場麵麼?沒了那異丹,單憑法術而論,龍虎山不過是一個二流的小門派罷了。
張栩看到自己竟然力量提升了這麼多,頓時心中狂喜,天師降魔符籙如同不要錢一般向著敖靜撒去。各式各樣閃著光的符籙在敖靜一愣神的那鑽進了敖靜的身體麵。她本來就不是人,神龍雖然是上古神獸,說白了還是一隻妖精。所以說專門克製妖魔鬼怪的降魔符籙對敖靜也是造成了相當大的傷害,原本這天師降魔符籙勉勉強強算得上是龍虎山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天級法術,要是平時連敖靜這條萬古神龍的『毛』的傷不了一根,可是現在的張栩不同啊,他現在不是一般的修真者啊,他現在可是一等上仙啊,在天界也是能混上一個執事當當的一等上仙啊,他的降魔符籙可是比普通的降魔符籙多蘊含了萬倍的先天元氣啊!
那符籙鑽進敖靜的身體,瘋狂的破壞她身體內的肌肉,封閉她身體中的經脈。看著敖靜臉上因為巨大痛楚而不斷顫動的肌肉,張栩哈哈大笑,劍芒如同密雨一般,鋪天蓋地的想著敖靜襲來。
“噗!”的一聲,長劍通透了敖靜的左胸,萬千的劍芒也隨之消失。但是此刻敖靜的臉上卻沒有左胸想象中的痛苦表情,有的卻是一種詭異,詭異的笑容。
滴滴答答的血『液』順著劍尖低落,從千米的高空向下飄落,映著夕陽,張栩發現那血『液』不是想象中的殷紅,赫然泛著金『色』的光芒。
張栩大驚之下,想要召回刺入敖靜身體內的長劍,可是幾番引動卻無法成功,那通透敖靜身體內的長劍一陣悲鳴。
敖靜邪笑著,伸手握住了麵前的半截劍身。哢噠一身脆響,那柄上仙級的落風長劍竟然被她生生折斷,而折斷那長劍的手,不是人手,而是一隻布滿了金鱗的爪子。
又是噗的一聲,血脈相連的法寶被毀,張栩也是一口鮮血噴出,身形顫動了好幾下,才穩了下來。
敖靜望著張栩,將那長劍隨意的『揉』成了粉末,雙目已然變得赤紅無比。尤其是她雙眉之間的印記,更是閃耀著妖冶的紅光。敖靜將粉末隨手一拋,淡淡的說道:“沒有人告訴過你,龍的逆鱗是不能碰的麼?”
聲音之輕,也許隻有敖靜才能聽清,但是此時的張栩卻也聽得清清楚楚。他大張著嘴,“啊……啊……”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他已經不需要說什麼了,敖靜頭頂的龍角閃現,整個身體膨脹著,仰天狂嘯:“吼!”
巨大的身影掀起的聲浪卷起了狂風,地下的樹木被這狂風一卷,頓時霹靂哢嚓不知道折斷了多少,再看天空,風起雲湧。無邊的烏雲夾雜著滾滾的雷聲氣勢洶洶的蓋了過來,短短幾秒之內,原本夕陽明媚的天空盡被烏雲籠蓋,天地間頓時漆黑一片。隻有那嗚嗚而嘯的狂風和震懾天地的閃電。
風再怒吼,閃電咆哮!而在這天地之間,一條身長百丈的金『色』巨龍逆風而行,隨雷而舞,它怒吼著,它咆哮著,尤其詭異的卻是在那金光閃閃的龍身周圍,卻有一圈淡淡的紅光包圍。
被盤旋巨龍環繞的正中,張栩木呆呆的站著。天地間唯吾獨尊的龍威鋪天蓋地的壓來,在這無限的強者威嚴當中,實力被提升到一等上仙的張栩也絲毫動彈不得。身體內的先天元氣正在苦苦的抵抗著,但是仍然被那無匹的壓力點點侵蝕,一點一滴的喪失著自己對身體的控製權。劈劈啪啪,張栩胸前的肋骨已經被震的粉碎,口中的鮮血滾滾湧出,將原本黑斑點點的粗布道袍又染上了點點的紅花。張栩吃力的揚起手,手中是剩下的兩顆金丹。
灰『色』的光芒又閃現了出來,將無匹的龍威抵出了張栩的體內。靠著這兩顆丹『藥』,張栩的修為硬生生的衝進了一級神仙的行列。
看到張栩的異變,敖靜輕蔑的一笑,渾厚的聲音充斥再天地之間:“就是大羅金仙來了也救不了你,何況區區的一級神仙?”
風更狂!電更閃!類更響!
無數的狂雷砸向灰光包圍之中的張栩,一身絕對的巨響之後,張栩的灰『色』護身元氣消散了。此時的他,全身每一個『毛』孔都在流著鮮血。整個人如同紅『色』墨水麵撈出來一樣鮮豔。敖靜一個盤旋,兩隻龍爪輕易的撕碎了張栩的身體,血光肉片四散過後,一個全身赤『裸』的金『色』小人懸浮在半空之中,那小人雙目一睜,頓時化為一抹金光向天際逃竄。敖靜認出了那是張栩的元嬰。龍尾一掃,金『色』的小人爆裂在天地之中。
烏雲散去,敖靜又回複了她的人身,麵如金紙的她嘴角還含著一道血線。眉間印記的紅光更盛了。

snaptime:2020-08-15 09:23:00  .exectimeㄩ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