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術魔法》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06  仙術魔法最新章節  仙術魔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術魔法最新章節第二章至第四章(12-05-04)      第一章無花之死(12-05-04)      第十二章生死關頭(12-05-04)     

第二章至第四章


天權悠悠•命運選擇
第二章生死一線
獄魔境在最高權力中心在獄魔境的最權威之處金輪獄君的神殿之處。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
老宮主還是一身的白衣在這黑色的世界他的一身白衣是那麼的耀眼是那麼的讓為之所矚目更不用說老宮主那一份平靜寧和的神色了。
老宮主筆直的走上於大殿中而金輪獄君則是高居於大殿寶座之上下麵的惡魔臣工看到老宮主也都紛紛的靜了下來在獄魔境誰都知道將來金輪獄君的位置不是老宮主接掌就是亡靈大帝所接掌。
“有事嗎?我們親愛的大聖子殿下。”金輪獄君帶著淡淡的笑容對老宮主說道。
老宮主袖手望著金輪獄君緩聲地說道:“你應該拒絕無花的靈魂既然眾神之主前來拜訪你了她已經和我們重續了當年那個契約無花也是未來的神主他的靈魂可以永生不死不屬於我們所管轄。”
金輪獄君老狐狸一般的笑了說道:“的確你說的沒有錯眾神之主的確拜訪過我了。我也同意那個契約有效給她一張靈魂永生不死的空白名單。可惜眾神之主剛剛離開不久無花的名字還沒有在名字之上而且眾神之主也還沒有賜於他永生不死無花也還沒有接掌眾神之主之位不論是從哪個角度出如果無花的靈魂投奔於這我合法的接納他。”
老宮主聽到這話頭額上冒黑線說道:“眾神之主已經是跟你說過她指定無花為合法的繼承人既然你都同意了在這方麵是有留情的餘地把無花的靈魂送回去讓他活下來。”
金輪獄君笑了起來說道:“這個當然但我們親愛的大聖子殿下我也有權力合法地處理無花的靈魂你說是不是?你說一下我為什麼要給人留情呢?我和無花那可是沒有任何的關係。”
“你——”老宮主一下被自己的師父氣結了看他滿臉老狐狸的笑容他就知道師父是有意的為難他。
至於下麵的臣工對於他們師父兩個人的吵架他們誰都插不上嘴。
金輪獄君笑起來說道:“我的好徒弟呀這事也不是沒有商量的餘地也不是沒有辦法。”
“你說。”老宮主很不爽地哼了一聲。
金輪獄君笑著說道:“如果你坐上我這個位置那一切都好辦了你說無花的靈回去那就回去說讓無花生就讓他生到時你就是獄魔境的主人你有權力對這事全權作主你說是不是?我的好徒弟。”說完哈哈地笑了起來。
老宮主聽到這話那就不爽了不由冷盯著金輪獄君說道:“你早就是想好了圈套讓我自己跳進去。”
金輪獄君輕輕地攤手說道:“我的好徒弟話不能這樣說我這個師父也隻有你這麼兩個徒弟你師弟那個人你也知道他是不可能接任這個位置的你師父老了所以你也該負這個責任了。”
老宮主不由冷冷地盯著金輪獄君而金輪獄君也是坦然的讓老宮主冷視不為變化。
至於下麵的臣工任誰都不敢大喘一口氣說不定弄不好他們的金輪獄君和大聖子殿下鬧翻到時他們就難做了。
最後老宮主緩聲地說道:“我答應接掌你的位置。”其實老宮主也沒得選擇撇開無花的事不說作為金輪獄君的大弟子他無法逃避這個責任。
金輪獄君是哈哈的笑了起來說道:“這才對嘛我的好徒弟你可要記得你現在所說的話。”
老宮主冷哼了一聲說道:“我不會忘記的不過我有個條件你必須要給我一段時間我拒絕立即上位。”
金輪獄君望著老宮主好一會兒最後說道:“好為師答應你不過希望你不要讓為師久等。”
老宮主隻是輕哼了一聲。bsp;
金輪獄君此時笑眯眯地望著老宮主說道:“我的老徒弟不抱歉我有一個消息還沒有告訴你。無花的靈魂並沒有到獄魔境來雖然他的靈魂有離體的傾向不過也不知道他身上有什麼寶物守住了他最後的一息生命之光讓靈魂半依附於無花身上並沒有完全離開也就是說無花還沒有死。”
“你——”老宮主一下被氣結了到頭來還是被他師父耍了一回。
金輪獄君很老狐狸一般的笑了攤手說道:“好徒弟這可你不能怪我你又沒有問師父有沒有收到無花的靈魂是你自己亂猜的這能怪師父嗎?”
“算你狠!”老宮主隻能是悶氣的吃下這個苦果了對自己的師父那是氣得牙癢癢的。
“獄君獄君我回來了小茶壺回來了。”此時一個奶聲奶氣響了起來。
老宮主也轉身望去。
隻見此時殿外飛進一物來這是一隻古怪無比小茶壺這小茶壺古怪的是它竟然是有手有腳的而且還有一個嘴巴會說話。
“大聖子殿下也回來了大聖子殿下好久不見了你離開這這麼久也不回來看看我們你是不是把我們都忘了。啊還有呀大聖子殿下以前你和我在後院種下的那棵婆羅樹你還記得嗎?現在那樹已有很高很高了長得好大了還有大聖子殿下你還記得我們去鉤魚的地方嗎那……”這隻小茶壺見到老宮主立即蹦到了老宮主的麵前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他的話就好像是決了堤的河水滔滔不絕。
老宮主也隻好是承受他這噪音好不容易等他說完伸手去摸了摸他的壺頂露出笑容說道:“小茶壺也長高了不小了長大了。”
聽到這話這小茶壺可就高興了蹦了起來說道:“還是大聖子殿下了解我小茶壺哼那些混蛋怎麼能了解我凡脫俗語的小茶壺呢。那些混蛋老是說我長不高哼下次讓我遇到了我非揍得他們找不到東南西北讓他們知道惡魔克星小茶壺的厲害……”
而坐於寶座上的金輪獄君見小茶壺這小子拉起家常來竟然是沒完沒了不由頭額都冒黑線了至於下麵的臣工更是噤聲了在獄魔境內誰不怕他這個話匣子。
“小茶壺。”最後金輪獄君都忍不住了大聲喊道。
在這個時候小茶壺才回過神來看著金輪獄君蠻是屈委的說道:“獄君我好久沒有見到大聖子殿下了嘛當然要和他說說話了再說了獄君我可是為你跑路的我把整個獄魔境都跑了一遍你可要知道這跑起來是多麼的累呀你知道我一共是跑了幾座的山幾條的河……”
“好好好你別說了你辛苦我知道大家都知道我們神殿的小茶壺是個大功臣你勞累了。現在你可以說正事了不?”最後連金輪獄君都怕了他這個話匣子了一說起話來就是沒完沒了說不定他一件事可以說上一天一夜真是獄魔境最大的話匣子。
聽到金輪獄君這話小茶壺這才心滿意足的收嘴了然後認真地說道:“獄君我找到大鼎那小子的行蹤了他是掩人耳目從黑暗深淵跑出去的他一定是到了榮光大6了。哼那個小子真不夠義氣有這麼好的事也不招呼我一聲自己獨個兒跑出去了。”他這麼一個小小的茶壺說起話來那可是老氣千秋
“你說什麼?”金輪獄君被這個家夥氣得臉都黑了立即是瞪了他一眼。
小茶壺回過神來立即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忙是捂著自己的嘴帶著討好的笑容說道:“獄君我是開開玩笑的開玩笑的並不是真的。獄魔境是我小茶壺的家我怎麼舍得離開呢。啦啦啦小茶壺的家獄魔境呀這是我小茶壺的樂園呀啦啦啦……”說著這個小子竟然是跳起舞來了。
金輪獄君被他氣得翻白眼他這個黑暗的帝王就算他不寂滅遲早有一天被他這個茶壺氣死。
老宮主也都是哭笑不得雖然這有小茶壺在常有歡笑但有時對於你來說他的聲音就是魔音貫耳。
“好了好了你唱得好聽現在這沒你的事了回去磨嘰吧玩你的事去。”最後金輪獄君對他這個茶壺沒有辦法。
“好哩獄君我走了大聖子殿下你可要來看我喲我一定會帶你去吃好東西。”小茶壺高高興興和各位打了個招呼歡歡喜喜地離開了。
在殿中的各位臣工都如釋重任一般鬆了一口氣終於送走了這個魔星了。他們這些人都是惡魔但是在這小茶壺麵前他們是乖乖兒對於這個惡魔的克星誰不怕他那滔滔不絕的話匣子。
“鼎逃到榮光大6去了。”老宮主望著金輪獄君說道。
金輪獄君淡聲地說道:“你可不要忘了他和你師弟可是有不錯的交情以鼎那耿直的性格他一定會幫你師弟做一件事。”
“現在怎麼辦?”老宮主不免為榮光大6擔心。
金輪獄君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一切都看事情的展了。”
小敏兒是抱著無花哭得死去活來像個淚人兒似的最後雙眼都哭得紅脹。
“佛主我我來陪著你了。”小敏兒抱起了無花雙目無神宛如行屍走肉。
然就是在這個時候被小敏兒所抱著的無花傳來了一聲輕微的低吟。
這很輕微的低吟對於小敏兒來說無疑是雷焦一般的聲音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駭喜低頭忙是搖著無花道:“佛主佛主佛主。”
很是蒙朧無花有了點點的生氣全身劇痛雙眼難於睜開卻能聽到小敏兒的聲音像是從遙遠的天邊傳過來一般。
“小小敏小敏兒。”無花睜不開雙眼全身動彈不得但有一點點的靈識聽出了小敏兒的聲音。bsp;
受了亡靈大帝如此的重擊無花全身經脈被封受所有的佛力魔氣被滯塞住了最後亡靈大帝親自動手殺了無花本來無花是一死難逃但是被係於他脖子上的海靈救了他一命。
無花靈魂都欲出竅但是海靈守著無花的最生的一縷生命之光不讓無花靈魂離開身體如此一來是救了無花一命。
亡靈大帝以為無花是死定了沒有想到無花身懷海靈這等罕世奇珍。
小敏兒這時才完全確信無花並沒有死真的沒有死無花那輕微無比的聲音聽到小敏兒的耳中無疑是仙綸玉音。
“佛主佛主你沒事的你一定不會有事的你一定不會有事的支持住。”小敏兒無比的狂喜狂喜而泣此時她的秀目中露出了希望之光在這個時候她心都飛了起來了。
無花沒有死她的神沒有事頓時讓她整個人充滿了希望在一片陰霾的內心麵看到了一縷的光明。
無花低吟一聲但微弱無比的他又昏過去了。
小敏兒感受到了無花脈縛能微弱的跳動狂喜萬分抱著無花都咽聲地哭了起來說道:“佛主你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敏兒一定會救活你敏兒不要你出事你一定能行的佛主你一定能行的你不會有事的。”
哭著小敏兒也很快清醒過來此時她不是哭的時候她必須趕回獸之地找人救無花呀。
想到這小敏兒小心翼翼抱起了奄奄一息的無花不敢讓受到過多的震蕩向獸之地的方向奔去。
小敏兒帶著無花不分日月的向獸之地奔去她不敢休息所無花直的支撐不到那個時候如果無花死了她也不會活著。
然而禍不單行無花此時沒有佛力魔氣護體全身經脈被封身體無比的孱弱此時小敏兒抱著他不分日夜的狂奔這使得無花受了風起高熱來病了起來病情是反反複複。
這就苦了小敏兒了幾次都哭了起來她都不由祈求上天千萬別讓她佛主出事。
無花的病越來越重小敏兒不得不停了下來路過一小村子時花錢租了一家小農屋兒。
小敏兒畢竟不是千金小姐當年她跟著族人逃難流亡之時受過許多的苦難小傷小病遇多了也漸漸懂得什麼藥可以醫治了。
小敏兒不敢怠慢親自的采了藥兒給無花服了下去。此時小敏兒怕無花病情再複一時之間不敢趕路。
小敏兒的藥還是有效過了沒有兩天無花的熱也是退了不過他整個人是瘦了一大圈。
望著昏迷的無花小敏兒一時呆了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欲趕路但是又怕無花病倒此時的無花是弱不禁風而不是那個無敵的無花了。
望著無花小敏兒突然的雙眼一亮她想到了一個法子。
以前小敏兒她曾經看過無花以佛元為人治傷雖然她不如無花但她的佛元也開始結元嬰了絕對是可以為無花治傷。
但小敏兒又有些兒猶豫了因為她沒有無花這樣的修為不可能像無花一樣隨意的吐出自己的元嬰讓它暴露出空氣中
小敏兒很快就下了決定為了無花她什麼都願意去做。
小心翼翼地抱起無花讓無花半依於床頭。
此時小敏兒抱著無花的手兒都會抖她一輩子沒有做過這等的事兒她在心麵惶惶的心麵如揣小鹿兒一般。
小敏兒輕輕地湊上嘴去雖還有幾寸距離但已感受到了無花呼出的熱氣兒燙得她心兒軟。
小敏兒鼓起了勇氣兒豁出去了吻住無花丁香小舌撬開了無花的牙齒。
無花嘴的濕熱讓小敏兒芳心抖玉體兒都為之顫抖這可是她人生初吻呀。
但此時小敏兒雖然是心懷小鹿兒卻沒有半點的猶豫吐出了自己小小的元嬰吐進了無花的嘴。
小敏兒真是冒險峰雖然她的元嬰佛力可以為無花療傷一旦她控製不住被無花吸了進去隻怕她的小命是玩完了。
為了能救無花小敏兒那是豁出去了她不能讓奄奄一息的無花死去對於她來說無花是她的一切無花是她的神是她的天地是她生命中的一切。無花死了她生命也崩潰她也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她是無花的死忠絕對的忠於無花她的使命就是保護無花!為了無花她可以犧牲一切。
因為她是佛主最忠實的信徒。
天權悠悠冊•命運選擇卷
第三章嬌花嫩蕊
小敏兒的佛力和無花的佛力本就是同源兩個都是佛家的弟子。小敏兒把自己的元嬰吐入了無花的嘴麵用元嬰強大的佛力為無花療傷。
有了小敏兒的元嬰佛力相助無花的佛元開始蘇醒過來被佛丹蘇醒佛力開始衝擊著那些被封塞的經脈。
雖然是如此但是經脈被封塞無花的內腑一再的受損以無花現在的傷勢如果他沒有自己強大的佛力作為後盾隻怕他一時也能於康複。
過了好一會兒小敏兒收回了自己的元嬰其實從吐元嬰到收回元嬰並不是很長的時間但是對於小敏兒這樣的修為來說無疑是一段很漫長的時間。收回元嬰之後小敏兒的小臉是蒼白嚇人如此的噴吐元嬰治療是最損佛力的。
小敏兒可不比無花無花是兩世重生佛力的渾厚無與倫比。當日無花就是把自己的整個元嬰吐出來用佛光沐浴婭瓊為她治傷也沒有多大的損傷。而對於小敏兒來說那卻傾出了自己的所有佛力。
得到了小敏兒的佛力相助無花的氣息開始平穩起來不再像是剛剛那樣奄奄一息呼吸也開始平穩這讓小敏兒不由嫣然的一笑感之安心。
看著呼吸勻稱的無花望著他那張俊美無倫的臉兒小敏兒一時都看呆了。
小敏兒心麵暗羞然卻想:“佛主真好看。”
她越是看越是覺得無花為之迷人那讓女子都為之嫉妒的容貌那霸雅的氣息讓人為之傾心。以前的無花對於小敏兒來說那是神不存在其他的東西。然而此時的小敏兒心麵卻有點兒變了樣兒了越是看越覺得無花是那般的迷人越看是越著迷看著無花的臉兒一時之間癡了不會移動一下眼睛。
等小敏兒回過神來之時小敏兒為之害羞偷偷地罵了自己一句不害臊。
接下兩天來無花呼吸平穩但卻是無花卻昏迷不醒這讓小敏兒看著急在心了。
其實無花此時他佛力內轉在衝擊著那些被亡靈大帝力量所封的經脈隻要他的佛力完開衝開了被封的經脈那他就會醒過來了。.bsp;
見到無花整日的沉醒著小敏兒那可是急在心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有些兒措手無策此時她帶無花走也不是不帶他走也不是左右為難。
望著無花小敏兒突然想到了以前瑞茜姐教自己的一種方法。但想到這個法子頓使得小敏兒為之大羞身體兒酥酥麻麻的。
以前無花和魔獸大戰之時再三受到重創但他常常很快康複其中有一個原因就是陰陽相補吸元陰之華借此來療傷所以他曾傳瑞茜和婭瓊兩個嬌人兒雙修之法、吐陰送元之術等等的男女陰陽之術。
自從小敏兒晉升為無花貼身護衛之時隻怕婭瓊她們已經把小敏兒的名分給定下來了所以瑞茜曾傳無花教於她的雙修之法等等。
此時小敏兒婭瓊姐姐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如果佛主對敵之後受到重傷立即帶他遠遁用吐陰送元之術救助他。”
無疑婭瓊是怕無花對敵亡靈大帝這樣的可怕高手時受傷遭人伏擊或暗算了。
小敏兒一時之間矛盾了不知道該怎麼是好是現在冒著風險把無花送回獸之地還是把用自己的純元之陰來救他呢?
小敏兒這樣的雛菊兒雖然受過瑞茜雙修之術、吐陰送元之術但是這隻是指點對於還是處子之身的她來說無疑是害羞無比。
但小敏兒隻是猶豫了片刻很快她就下定了決心如此冒著風險把佛主送到獸之地還不如先為他療傷為了佛主她願意犧牲自己的一切。
小敏兒說幹就幹趁佛主還沒有清醒做這事若是佛主醒過來了她更是羞得無地從容了。
小敏兒先把無花抱起來小臉是通紅無比羞澀小手兒哆嗦著像是做小偷一樣輕輕地褪下無花的衣服。
當脫到內褲之時小敏兒緊張可不用言喻了神經像是繃緊的弦兒她手心直冒熱汗特別是看到無花胯下那物之時她整個人瞬時為之一熱好像有什麼衝體而出一般火辣辣的。
但看無花那如玉一般的強壯身體小敏兒都為之失神羞然小手兒不由偷偷地一摸這使得小敏兒羞得嗔然。
小敏兒緊張而羞澀哆嗦地抱起無花的頭顱吻住無花的嘴唇把自己佛元開始吐入無花的嘴也是用自己的佛力衝擊無花的佛元使之共鳴。
第二次吻無花的嘴兒讓小敏兒讓生了異樣的感覺那濕熱的嘴唇兒好像是吻到了她自己肌膚泛起了麻醉的感覺如電流一波一波地流淌過一般心麵淘淘的。
感覺到了無花佛力和自己的佛力共鳴了小敏兒小手兒開始向下滑去無比的害羞又是緊張同時還有點點的好奇。
當她小手兒摸到無花胯下之物之時好像是燙了一下一下子丟下了那感覺真的是無法來形容好像她嫩心兒被燙了一下。
最後小敏兒還是壯著膽兒手掌兒冒汗握住了無花胯下那物此時小敏兒感覺得自己渾身燙然手中之物好像是天底下最熱之物讓她直冒汗兒。
小敏兒按照著瑞茜所教她的方法開始輕輕地套弄起來她心麵既是害羞又有點點的好奇和期望想到這感到羞恥嗔罵自己一聲兒。
然而就是在這個時候無花佛力受到共鳴竟然讓無花衝破了自己的所有被封的經脈緩緩地從自己的沉睡中醒了過來。
當無花緩緩睜開眼睛之時開始適應四周的的景象之時被自己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小小小敏兒你你你是在幹什麼?”無花被自己的口水嗆了一口。
本是沉迷於自己心事兒中的小敏兒被無花這話嚇了一跳睜眼現佛主竟然是醒了過來了這一下嚇壞了她羞得無地從容那種心情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小敏兒頓時身子為之一顫羞得她不敢見人一下子伏到無花的身上做個駝鳥兒不敢去見無花把頭顱埋得緊緊的。
無花一下子也知道自己把小敏兒嚇壞了隻好放柔聲音道:“你沒事吧?”他也感到尷尬此時兩個人肉帛相見多麼尷尬的事兒。
“我我我給佛主你療傷瑞茜姐說純陰之體可以給你壯大力量。”小敏兒無比的害羞埋著自己的頭顱。
無花先是一怔然後為之苦笑瑞茜這個人兒真是的。心麵也不由為之感動看來是小敏兒把自己把鬼門關拉回來了。
此時無花的已衝開亡靈大帝封印的力量身手能動托起小敏兒的臉兒。當無花一看到小敏兒的臉兒蒼白之時立即一怔說道:“你吐元嬰了。”
無花是何等人一看就明白以自己此時微弱的佛力怎麼可能衝破亡靈大帝的力量封印無疑是小敏兒吐出自己的元嬰衝擊自己的佛丹引起共鳴。
小敏兒紅起了臉不敢去看無花輕輕地點頭。
“傻丫頭這是很冒險的事一不小心你元嬰就會被我吞噬到時你就死定了。”無花不知道是怎麼樣的滋味忍不住輕聲地斥道。畢竟她還是個小女孩什麼都不懂吐元嬰這樣的事無比的危險一不小說就會灰飛煙滅。這個小丫頭真大膽。
無花這好心的話讓小敏兒心麵卻受到傷立即不同意倔強地說道:“佛主我願意我不怕你救了我們我的命也是你的。我什麼都不怕我願為佛主你做任何事。”小妮子就是小妮子一受委屈兒就忘了剛才的害羞兒。
小敏兒為了證時自己此時什麼都不管了膽子也大得無比一下子吻住了無花的嘴唇佛元吐了過去。另一隻手兒按瑞茜的教法握住了無花胯下之物。
無花一下子呆此時此時他感到臉上一濕望去隻見小敏兒嘴吻著自己秀目中卻是淚水盈盈淚水一顆一顆地滴了下來。
無花一下子怔住了緩過神為之明白無疑小敏兒是誤會了。她是願意為他付出一切她隻希望無花能活過來不是顧及她自己無花的輕斥讓她傷心。
無花此時不知道作何感想一個人願如此的為自己賣命為了自己可以犧牲一切甚至是清白和生命此時無花不知道什麼樣的感受。或者除了感動還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無花畢竟不是那種一成不變的人不是那種老頑固對於他而言他更像是個浪子。.bsp;
輕輕地歎息一聲無花輕輕地捧起了小敏兒的臉兒輕輕地說道:“小丫頭你哭什麼佛主又沒有責怪你的意思。”
“我沒有哭我會做自己的事我能把佛主你治好的。”小敏兒還是很倔強但是淚水已經是不爭氣地滴下來了。
這讓無花為之恍然好像看到了為了那一塊的餅而斥格魯的那個小女孩那時小女孩也是像現在這樣倔強。
無花眼睛一下子都濕了為她露出自己的笑容說道:“佛主明白小敏兒當然是行的。不過你瑞茜姐卻不是一個合格的老師讓佛主來教你吧。”說著身子一轉反而是把小妮子壓於身下。
此時無花不在乎別人說什麼說他鄙卑也好說他無恥也罷。對於一個可以為自己貢獻一切的妮子最好的做法不是尊重對方而是占有把他溶入自己的血液麵讓她明白她的主人不曾放棄她。對於小敏兒來說她所在意的不是尊重而是肯定無花肯定她的存在值價。對於她這樣的人兒來說無疑最大的希望就是成為無花血液中的一分子成為無花生命的一部分!共分憂難。
此時無花反客為主小敏兒反而是措手無策一下子羞得呆不知道怎麼辦好。
“佛佛佛主我我我們……”小敏兒此時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害羞。
無花輕輕地一笑輕噓道:“別說話不然可不是個好孩子閉上眼睛。”
小敏兒乖乖地閉上了眼睛臉羞羞。
無花輕輕地吻著小妮子的嘴唇慢慢地吸吮舔玩小妮子的唇兒是那麼的嫩滑那麼的淳香。
小敏兒嬌嚶一聲玉體兒顫兒此時她魂兒都飛了起來了這時她才明白什麼叫做真正的銷魂。
無花是其中的老手兒調情的手段又焉是這小雛菊兒所能吃得消得用不了多她久小妮子已經是昏昏迷迷不所然。
一路的碎吻揉捏摸搓沒有什麼手段不使用的。
小妮子那玲瓏的玉體上泛起了嫣紅變得十分的敏感好像是一朵誘人的蓓蕾兒。
“佛主……”小妮子如貓兒般的昵喃緊緊地夾著玉腿兒。
無花是輕言柔語的再三撫慰如春風般的撫摸著嬌人兒把小妮子迷得淘淘最後是輕輕地舒開玉腿。
玉溪淝嫩處花蕾嫣紅時溪水潺潺流春意水漲時。
無花撫慰嬌人兒又是施展出手段兒把嬌人兒整個人抱起來揉於自己的懷其中的溫柔讓人羨慕煞也。
春紅點點提筆抹紅嬌花嫣開春景盎然。
在此中乃是浪花翻滾被紅浪浪嬌啼婉囀喃喃柔言研磨杵插無所不有。
春欲高潮之處小妮子一聲的尖空嬌啼玉腿兒緊緊地纏著自己的主兒虎腰深處的炙漿噴射而出來。
嬌人兒渾身濕嫩宛如是從水撈起來一般。
“小敏兒。”抱著小嬌人無花輕輕撫慰。
小敏兒既是害羞又倍感幸福埋著頭顱聲如蚊納道:“幼敏•博爾依佛主我的名字。”
無疑小妮子要讓自己的主人記住自己的全名。
無花輕笑輕聲安慰和嬌人兒打情罵俏兒最好安撫安嬌人兒後無花這才轉化剛剛吸納的元陰。
小敏兒也不打擾無花忙是為無花張羅飲食之物。
第二天無花總算是可以下地走動了不過佛力隻是回複到了平時的二三成而已無花怕被亡靈大帝現不敢慢待帶小敏兒上路。
此時無花縱空也難而無花也不願小敏兒那般的勞累無花就讓小敏兒買了一匹馬向獸之地進。
此時小敏兒和無花的關係無疑是更進了一層在馬上被無花抱於懷中小妮子一臉兒的幸福不時嬌笑以達自己快樂的心情。
然當無花路過明殷國丈原之時無花就停下來一時走不了了。
因為在丈原藍菲屯兵於此此時藍菲已經是召集她的鐵軍南屏國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已經被這個嬌佳人攻打下來此時藍菲的任務是鎮守行政之事乃是寒紫瑤她們來調配。
無花的到來藍菲也驚訝得知無花被亡靈大帝所傷之時藍菲驚得駭然失色立即下達命令把整個丈原封鎖起來不讓任何外人知道無花已達到丈原她是怕被亡靈大帝知道消息之後追殺到這來若是被亡靈大帝追殺到這到時就無法保住無花了。
同時藍菲也召來隨行的最好軍醫和光明魔法師為無花療傷但無花現在是佛力虧損這些療傷對於他來說沒有什麼作用。
遣走了光明魔法師和軍醫藍菲對無花說道:“你好好休息吧冥王說得不錯亡靈大帝絕對有什麼大動作的。”
把無花安排好後小敏兒也放下心來了她急忙趕回獸之地要向寒紫瑤稟報無花受傷之事。
“現在榮光大6情況怎麼樣了?”無花苦笑了一下不由問道。他這個未來的眾神之主也是比較失敗此時他也不能不過問一下呀
藍菲一怔明白過來在無花身邊坐下說道:“各方情勢良好亡靈大帝還沒有現身瑪蓮女爵已攻下了漢月國納蘭女皇的軍隊也攻下了東蔡列國現在聖山聖域等勢力由戰神他們掌握全心向你效力民意方麵沒有大問題你現在聲望高得不能再高了。”
“過兩天瑪蓮女爵和納蘭女皇她們也會到這來會合。”藍菲說道。
“到這來會合?幹什麼?”無花問道。
藍菲白了他一眼說道:“你沒有看丈原的地理位置嗎?這可以說是榮光大6的中間位置同時這盆地四處高山易守難攻又盛產於糧後還有幽蘭平原作後盾此乃是京畿之地。冰雪女王打算在這建帝都讓你在這號令天下。”
聽到這話無花苦笑了一下揉了揉太陽穴就算他除掉了亡靈大帝那隻怕他也有得好忙甚至日子更加的忙。
這沒有辦法誰叫他接掌眾神之主的位置呢。hTTp://bsp;
天權悠悠冊•命運選擇卷
第四章女將**
無花望著藍菲那略帶憔悴的臉兒雙眉凝翠不由伸出手去握住她的玉手兒輕輕地歎息說道:“謝謝你。”
這也為難她們這幾個人兒了縱馬萬橫橫掃天下這並不是什麼兒戲既是倦勞又是壓力巨重。他這個做男人的也真對不起她們等平安亡靈大帝之後他應該好好地疼愛她們自己應該去承擔自己的責任。
藍菲橫了他一眼說道:“要謝好就好好去謝謝蕾香你應該好好地照顧她。”無疑藍菲是一個忠臣不負於當年莫格三十一世的重托。
無花不由笑了起來伸手去去地輕輕地掃她劉海說道:“親愛的將軍你說這話那不是分生了嗎?讓人心痛喲。”說著輕捧心作傷心狀。
“你少來也不正經一點傷都還沒有好又想泡妞你這色狼個性最好改一改不然總有一天讓你好受的。”藍菲斥聲眉橫。
無花笑了起來抱住她說道:“誰叫我們親愛的將軍讓我如此的情不自禁呢。”
藍菲臉兒一紅惱氣地嗔了一聲既是享受又是喜歡輕輕地擂了無花一拳。
無花輕吻了她一下然後嗅著她的秀緊緊地抱著佳人兒。
“戰爭完後你給我一個平靜的日子。”此時藍菲對無花提出了一個要求。
無花輕輕地捧著她的臉兒說道:“親愛的怎麼了?怎麼突然有失落呢?”身從花叢中過無花對女性越來越敏感常常是一句話就能聽出女子的感受。
藍菲望著無花帶著淡淡的倦意說道:“我累了好像我一生下來就為戰爭而存在一般如你所說人生自己選擇以前我沒得好選擇現在我想選擇一個平靜的日子。”
望著嬌人兒的翠眉無花一時之間恍神不如有些心疼也的確是生於軍人之家注定藍菲一生下來就和戰爭分不開還是少女之時別的女子是在家學女紅而她卻學兵法調兵遣將轉戰於沙場當別人成為人妻之時而她已經是權傾天下手握千萬兵馬但戰爭還是伴隨著她。
榮光大6的兩大女名將藍菲又和瑪蓮女爵有所不同瑪蓮女爵走上名將這條路很多時候那不是她自己的選擇沒有辦法外敵的入侵作為領主的她不得不戰起來為保護自己的家園而戰從此之後她也離不開戰爭了。而藍菲生於軍人之家她一生下來戰爭的因子就一生的伴隨著她戰爭還是戰爭好像她這一生是離不開戰爭一般。
無花柔然說道:“好親愛的我答應你。等我平定亡靈大帝之後就讓親愛的不再受苦快快樂樂地做我的小妻子。”
“你想得美小白臉別臭美了誰說要嫁給你了。”藍菲羞然嗔氣地說道。
“真的嗎?”無花輕笑起來說道。然後是吮住了她的嘴唇調戲起人兒來。
“叫夫君。”無花這壞人是手段盡用和嬌人兒再三調情。
藍菲被這個壞人調弄得氣喘息息惱氣這個壞人兒不過嬌人兒那如鈴兒般的笑聲就知道她是有多麼的快樂了。
“寶貝兒今夜我吃了你。”最後無花下流地說道。
藍菲還是個純潔之身聽到這壞人如此下流的話頓為之羞得無地從容。玉腿就向無花踢去道:“你下流的家夥我踢死你。”
無花笑了起來捉住了她的玉腿輕輕地吻了起來吸吮玉趾。
被無花如此調情那玉足酥酥麻麻的感覺彌延於全身體內是酸酸澀澀的欲動但又覺得懶洋洋的心化作了一灘的春水。
“你你別這樣。”藍菲緊緊地捂著自己衣裙粉臉緋紅惱然。
無花又焉會就此罷手溫言輕哄柔語討歡動作那般的溫柔愛意盎然。
“你你你這個色胚子以以後我不饒你。”藍菲被這壞人騙去了芳心此時哪招架得起人家的甜言蜜語被這色狼哄得昏淘淘的惱然嗔意。
“寶貝不饒夫君沒問題讓夫君疼愛就行了。”無花乃是花言巧語的把嬌佳人哄得掬一掌春水。
在這壞人兒的情調之下玉人兒嬌哦半是嬌嗔半是惱兒。
“寶貝忍著點親親的別怕。”無花提槍上馬再三地溫言相向安撫美人兒。
無花乃是老手不做也罷一做就是徹底直驅而入突破了那珍守二十多年的貞節之膜。
“啊——”這痛得嬌人兒淚水都流出來了恨然如小女兒般恨哭道:“你壞人又騙我了。”
嬌人兒這麼一般的孩子氣兒讓無花為之莞爾輕言相慰半逗半惜慢柔地杵動起來磨轉節奏不緊不慢直磨得嬌人兒酸兒婉啼輕喘。
在這床上人翻起了紅浪昵昵的溫言柔語在耳邊響起最後如柔風細雨變成了狂風暴雨那野狂不羈又嬌人兒又恨又愛玉腿兒緊緊地纏著壞人的虎腰盡是貼緊於壞人兒的胯下兩個相密不分開。
無花抱著嬌人兒搖動擺聳青絲為之飄舞為之放縱那香汗兒流了下來兩個人宛如是從水麵撈了起來一般。
“哦——”玉人十指緊緊地抓住壞人的肌肉玉腿兒緊緊地盤著他的虎腰兒尖聲高吟如蝦跳一般拱起了身子然後又拋落下來玉體一陣的抽搐精華噴灑。
無花也沉吼一聲緊緊地按住嬌人兒的嬌腰重重地撞入嬌人兒的體內重重地一磨卻磨得嫩肉花心兒綻開一股的炙熱噴灑。
兩個人兒從高潮中落下來緊緊的抱在了一起。
“我的寶貝兒還真野夫君的背都被你抓得一大塊紫了。”無花舔著嬌人兒的蓓蕾打笑地說道。
藍菲顫栗一下羞惱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嗔聲地說道:“你再敢說我就揍你。”說著滿臉通紅。
“好夫君不說。”無花這色狼邪惡一笑拿起那落紅之處得意洋洋。
嬌人兒為之醉紅惱氣拳擂著這個色狼要揍他一頓無花抱起了人兒笑了起來。
兩個人相抱在一起親蜜無間卿卿我我。
無花呆於丈原計劃不走了他奮然的修練佛法同時還常纏著嬌人兒歡愛這也就罷了這個壞胚子還教壞人家歡愛時教起美人兒雙修之法來了。
兩個人相親相有愛還真的是羨慕煞了旁人了。
這天無花正纏著藍菲此時有人前來稟報瑪蓮女爵搬師歸來。
藍菲忙是擺脫無花這個壞胚子理了理那淩亂的衣服對他嗔了一番然後說道:“你給我正經一點我出去接瑪蓮姐等一下我叫她來見你。”
“見我幹什麼現在這的事由你們全權作主。”無花對嬌人兒是嘴饞摟著嬌人兒不讓。
藍菲沒有好氣地瞪了無花一眼惱然說道:“你死沒良心的瑪蓮她本就是退出中朝王國權力中心這一次她再穿上戎裝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你。”
無花苦笑了一下不由揉了揉鼻子說道:“或者吧。”
藍菲沒有好氣地瞪了他一眼最後柔聲地安撫說道:“瑪蓮姐以前作風上有問題但人家這兩年來已經是變了個樣了她不再是以前的瑪蓮了。她下這麼大的決心去做為的是什麼?哼別說我不知道還不是為了你。”
“好了寶貝我知道了你去吧。”無花輕輕地親了她一下。hTTp://bsp;
待藍菲走了之後無花站於窗外望著那殘陽一時之間出了神想起前些日子和亡靈大帝的對話他不由細細地品味最後為之苦笑。
殘陽如血晚霞如夢看得讓人著迷。
“我可以進來嗎?”此時外麵響起來問候。
無花回一看是瑪蓮女爵此時瑪蓮女爵已經是換下了戰衣一襲的繡花連衣裙看去高貴明雅見那頭鈿兒就知道瑪蓮女爵來這之時已經是細細打扮過了。
無花含笑點頭然後還親自招待嬌娃人兒。
彼此喝著香茗一時之間雙方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氣氛有點兒尷尬無花是如此瑪蓮女爵是如此。
無花望著眼前的嬌人兒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是說些什麼才好欲言又咽住了。
瑪蓮女爵輕輕以歎息一聲放下杯兒走到窗前望著天邊的殘陽一時不語。
無花走過去隻有隨著她靜靜地站著。
“人生短短就像是天邊的夕陽。”最後瑪蓮女爵開口了帶著淡淡的幽怨望了無花一眼。
無花露出笑容說道:“人生不論是長短能珍惜就不枉活此生當你失去之時才明白以前不看重的東西是那麼重要。”
瑪蓮女爵轉過頭來望著無花在夕陽下此時無花整個人如渡上金色一下氣勢如虹那帝霸氣息濃烈至尊強者的氣息根本就不用作態都能濃鬱地衝擊著別人的心房。
此時瑪蓮女爵心麵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三年之前無花還是個聞聞無名之輩那時她一看到他就喜歡上他了想一輩子占有他。然無花卻對她不加之理會如陌人。
越是如此瑪蓮女爵越是喜歡最後自己落入自己的阱陷之中深深地愛上了眼前的人兒而不能自拔。二三年了她為了一個男人回歸了以前的自己。以前沒有男人是她看得起的!
三年之後再來到他的身邊之時一切已經是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了此時的無花不再是當年那個木訥而默默無聞的小子而是名震天下欲掌握神、人兩界的至尊級人物。
再看自己二三年來自己宛如空度一切都沒有好像自己除了手中的兵權什麼都沒有。
此時瑪蓮女爵知道麵對眼前的男人一切的手段都沒有用權勢?再大的權勢都不及眼前的男人計謀眼前的男人身邊不知道有多少智囊的女子撒嬌弄嗔?眼前的男子身邊多少的美人多少的嬌麗?論感情她遠不及無花身邊女子和他深厚。
此時瑪蓮女爵感覺自己那麼的怯弱再沒有了以前的本錢頓時讓她感到害怕因為她感覺此時她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眼前的男人愛戀的不論比什麼眼前的男人都有。但她去愛上了眼前的男人。眼前男人的縱橫天下魄力談吐禪言的高貴試問榮光大6芸芸之中還有誰能及?
一切的一切瑪蓮女爵一下子對自己沒有半點的信心。
望著無花瑪蓮女爵輕輕地歎息一聲帶著淡淡的幽說道:“或者婭瓊妹子說得對我終有一天會後悔我想有些事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說著不由帶著一些苦澀。
無花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往者已逝女爵你又何必在意呢女爵你乃是一代人傑應該是灑然。”
“你呢你能灑然嗎?”瑪蓮女爵問道。
無花望著瑪蓮女爵苦笑了一下說道:“女爵你又何必苦苦追問你這話你叫我怎麼回答你?站在我這個位置上你說我該怎麼回答你?”
瑪蓮女爵聽到這話為之失落幽幽道:“是的這問題你回答不了或者我自己能回答得了吧。”
“女爵不必如此的在意……”無花欲安慰佳人。
瑪蓮女爵輕輕製止無花的話說道:“你一直都這樣叫我難道你就不能把女爵這兩個字去掉嗎?叫我一聲瑪蓮如何?”說著心兒輕輕地一顫帶著渴望望著無花。
無花望著瑪蓮女爵那雙眸目光兒在顫抖此時瑪蓮女爵不是那個沙場上吒叱的名將而是一個渴望自己愛人給點點溫柔的小女人。
無花輕輕地歎息了一下心麵一時之間有些悲涼也順了她的意滿了她的願輕輕呼道:“瑪蓮。”
這雖然兩個字對於別人來說是那般的不足輕重但對於瑪蓮女爵來說宛如是玉綸仙音無比的悅耳聽到這輕柔的呼喚瑪蓮女爵秀目露出了無比的喜悅波光盈盈帶著盈盈笑意宛如是吃了人參果。
無花輕輕地掛起她輕垂的劉海在她的秀額上輕輕地吻了一下輕聲地說道:“你也別想那麼多逝者風輕雲淡忘了吧。”
此時瑪蓮女爵那心情不知道該是如何的形容一時失態握著無花的手兒。
“你好好養傷我去幫藍菲妹子給你做些小吃的。”說完瑪蓮女爵雀躍如一陣風般向外麵衝了出去。
“你喜歡吃什麼小吃?”然下一刻瑪蓮女爵又像一陣風衝回到門前滿臉的喜色。
此時瑪蓮女爵不是名將是一個小女人隻是想討自己愛人的喜歡的小女人。
無花露出笑容輕笑說道:“隻要是我們家女將軍做的什麼我都愛吃不要太過於刻求隨你的便吧。”
瑪蓮女爵這才滿意歡喜地離開了。
好不容易無花回過神來莞爾一笑望著天際或者亡靈大帝說的很正確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命運的快樂和悲傷你又怎麼會知道呢?
在某處亡靈大帝已召來了西法除了西法之外還有那隻大鼎。
“西法你按計劃行事這是你最後一次的行動以後你也不用跟著我了。完成之後就回去吧我已經給你們準備了去處了。”亡靈大帝對西法說道。
“我願永遠地追隨大帝您。”西法鞠身恭聲地說道。
亡靈大帝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這話你也別說了這是我人生最後一次的出手成功也罷失敗也罷都是最後一次了。從此之後隻怕沒有亡靈大帝這一號人了。”
“大帝。”西法為之失色不知道亡靈大帝有什麼打算。
亡靈大帝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這個你就別問了以後你會明白去吧。”
西法沒有辦法隻好輕輕地鞠身向亡靈大帝告別離開了亡靈大帝。
亡靈大帝對那大鼎說道:“這一次不得不讓你出手了隻有讓你出手才會帶來摧朽式的災難。”
“你放心我既然說要幫你了那就一定會幫到底我知道怎麼做。”大鼎拍了拍胸膛保證地說道。
亡靈大帝苦澀一笑緊緊地握著大鼎的手說道:“不論以後是如何我們永遠都是兄弟。”
大鼎也緊緊地握著亡靈大帝的手重重地點頭。
兩個人惜惜而別最後大鼎也離開了亡靈大帝投入了夜空之中。
望著夜空亡靈大帝輕歎地說道:“如月為了你這一次我真的是豁出去了萬年了難道我所做的還不夠嗎?”
望著天空亡靈大帝緊緊地握住自己的拳頭。

snaptime:2020-07-07 06:58:18  .exectimeㄩ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