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之唐門毒聖》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06  異界之唐門毒聖最新章節  異界之唐門毒聖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界之唐門毒聖最新章節第六章花開並蒂(12-04-17)      第五章魔獸複出(12-04-17)      第四章春潮濕澀(12-04-17)     

第六章花開並蒂


勝利在望冊•強者複出卷
第六章花開並蒂
丁曉玉**一聲,緊緊地摟著心上人的脖子,玉手插入他粗密的頭發。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
旁邊水的丁曉霜一陣的顫栗,感覺粉頸是癢癢的,好像是有人在輕咬氣一番,讓她倍感舒服,這羞得她是惱氣無比。
兩個人兒一陣的熱吻,緊緊地摟著,深深地相視了一眼。
這光景,讓一旁的丁曉霜看在眼,心麵不由酸酸的,泛著淡淡的酸味兒,不由嬌嗔一聲,暗啐了一口。哼,她才不稀罕呢。
“心肝兒。”夜風輕呼著丁曉玉,吻了吻她的頭顱,手兒不安份起來,在水中,摸至她的香臀上,輕輕地撫摸把玩。
丁曉玉如波斯貓一般膩了一聲,緊緊地摟著愛郎的脖子。
一旁的丁曉霜感覺香臀一陣的酥麻,她在心麵不由膩了一聲,緊緊的收縮香臀,但是,那電殛的感覺依然一波一波的傳來,使得美人兒在心恨恨地嬌嗔一聲。
“哦----”丁曉玉**一聲,這美人兒也大膽的很,反正在這也沒有外人,就他們三個人。
原來,壞人兒的賊手,己撫摸至股間,這壞人兒像惡做劇一般,隔著裙子,下壓陷入深深的股溝,麵的徑褶收縮,丁曉玉也不由嬌昵一聲,舒開,緊緊地夾著心上人兒的虎腰,俏臀收縮。
蹲於水的丁曉霜也敏感的感覺到了。不由打了一個顫栗,香臀如坐於溫水一般,一陣地火熱滾燙,刺激得她差得叫了起來,這羞得她緊緊地盯著貝齒。
夜風在心一蕩,輕輕地咬了咬丁曉玉的耳垂,輕聲說道:“小心肝兒,你真敏感。”
丁曉玉臉如火燒,嗔了一聲。道:“壞蛋一個。”
“夫君本就是個壞蛋嘛。”夜風曖昧地一笑,在水中捧起她的裙子,捧著她的緊俏的香臀…………………………
壞兒的勃起如鐵,頂於丁曉玉的私處,使得丁曉玉全身滾燙,忍不住嬌嚶一聲,情意絲絲的眉目是狠狠瞪了這心上人兒一眼。
這可就是苦了丁曉霜這人兒了,這壞人兒一作壞,使得感覺如一陣電殛一般。裙下雖是浸於水中,卻頓感一陣火熱,使得美人兒一陣的發虛,身體一軟,差點兒是摔於水中,使得美人兒嬌嚶一聲,又羞又惱。
本是沉迷於地夜風兩個人回過神來,不由向丁曉霜這邊望去。
丁曉霜頓時為之羞然。嗔了一聲,有些兒狼狽,從水爬了起來。粉臉兒通紅,嗔聲說道:“哼,你們慢慢玩,我去把衣服弄幹。”說著,就欲走。
“還不拉住我姐姐,不然以後你沒機會了。”丁曉玉在心上人耳邊輕輕地說道。
這妮子,在心底早就有這般的想法了。她就這麼一個親人。也就這麼一個姐姐,她不想和她分開,最好的辦法就是和自己愛郎呆在一起了。對於這妮子來說,在她心麵,自己心上人是最完美的,十全十美,沒有誰能比得上,也沒有誰更能比心上人配得上她姐姐了。
她們姐妹兩更是心有靈犀,這樣的辦法再好不過了,所以。她是要拖自己姐姐下水。
這話兒,讓夜風心麵為之一蕩,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一種無比的曖昧,撩動心弦。
丁曉霜還沒走兩步,纖腰一緊,跌入了一個溫熱結實的懷。
“你幹什麼。還不放手!”丁曉霜頓為羞然。慎叱道。溫熱帶溫的身體緊貼著她地身子,煨得她身體一陣火熱。玉體不由一陣的酥麻,芳心一陣陣麻酥的感覺。結實的胸膛讓她能聽到那怦怦跳動的心聲。
“姐姐,別走嘛,陪我們在一起嘛。”丁曉玉也摟著自己姐姐的纖腰,幫心上人一把。
丁曉霜粉臉火熱,芳心滾燙,嗔斥道:“誰會你們這樣發瘋,玩得沒天沒地。”此時美人兒玉體酥酥,雙腳就像灌鉛一般,站著不會走動。
夜風見美人臉如霞,不由怦然心動,連丁曉玉美人兒都允許了,他還不會追求,那就是呆子一個了。
“有寶貝兒和我們在一起,我們玩得更開心。”夜風深深地凝視著這美人兒,話充滿了誘惑,手腹輕輕地摩挲著美人兒香唇。
丁曉霜頓時是芳心大亂,芳心怦怦直跳,害羞不敢去看這壞人兒。
見美人兒這般的嬌羞模樣,夜風為之,忍不住捧著這美人兒的粉臉,俯下身子,叼住了美人兒地香唇,吻吮起來。
丁曉霜嚶嚀一聲,全身發軟,這一刻,腦一片的空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措手無策,任由壞人兒親吻吸吮。
美人兒的香津又滑又甜,夜風貪婪地吸吮著,不時舔刮,丁曉霜魂兒都被他吸得飛起來了,嬌嚶一聲,不知覺中,竟回應著他的熾熱,把自己的丁香小舌送於壞人兒的嘴,任由他輕薄,由他百般的挑逗品嚐。
這般兒的熱吻,丁曉玉看得都吃醋兒了,嬌嗔一聲,道:“偏心,我也要。”此處隻有他們三個人,又是她姐姐和心上人兒,美人兒大膽,湊過頭去,也要讓心上人疼愛,也去吻。
三個人嘴唇吻在一起,丁曉霜大羞,無所措,夜風和丁曉玉時而相吻,時而吻她,三個人纏綿在一起。
“姐姐。”最後,當夜風離開丁曉霜的香唇之時,丁曉玉情動,吻住了姐姐地香唇,一陣荒唐的舌吻起來。
“你----”丁曉霜為之大羞。但,丁曉玉卻吻得那麼的纏綿和熾熱。
如此這般地異樣和誘惑,丁曉霜為之懵了,不覺間,竟也和她纏綿起來,姐妹倆細細地吻了起來。這般的風景是那麼的迷人。
此時,夜風已經是解開了她們姐妹倆的上衣了,隻見那玉兔兒迎風而立,俏立嫣紅。跳動著,讓人怦然心動。
“別----”丁曉霜為之大羞,欲握著夜風的手,但,夜風又怎麼會前功盡棄呢。
夜風雙手分別握住了兩個人的香乳兒,細細地撫摸起來。
丁曉霜嬌昵一聲,不由咬了咬貝齒,而丁曉玉更是情動,纏綿無比地吻著自己的姐姐。丁曉霜都被她吻得不由和她再次纏綿起來。
別看丁曉霜整個是罩於黑衣之下,但,她地身子,比起丁曉玉來,更是豐腴,乳兒握於手中,那是滿滿的一握,不時地跳動。兩對手兒這麼的嬌嫩,讓夜風都為之魂銷,忍不住是細細把玩,不時的揉搓,時兒是捏著那葡萄兒慢慢的壓揉。
這讓她們姐妹倆芳心兒都化了,玉體如酥如酪。
姐妹倆都感覺乳兒堅挺,一陣的酸漲,忍不住嬌昵一聲,酥胸向心上人地大手壓去。多讓心上人疼愛幾分,撫摸把玩一番。
末了,夜風還把姐妹倆地相貼於一起,有節奏的摩挲起來,兩個美人兒嬌啼一聲,全身發軟,姐妹倆緊緊地摟在一起,香汗淋漓。
夜風把兩個美人兒抱了起來,放於平坦地岩石上,用衣服墊著。解開了她們地衣裙。
這般的事兒,丁曉霜何時經曆過,羞得緊緊捂著,臉紅如赤。
夜風一顆心是熾熱,輕輕地說道:“我的心肝,讓夫君好好的疼疼。”說著,半抱起丁曉玉。讓她伏於旁。
“玉兒心肝。翹一點。”夜風輕輕地哄著丁曉玉。
丁曉玉已被夫君哄得迷醉,翹起了緊俏的香臀。呈於夫君眼前,隻見是濕潤,此時美人兒已經是一片的泥濘。
夜風大手細細撫摸著美人兒的香臀,揉捏一番。
“郎----”丁曉玉嬌昵一聲,臀兒不由向心上人的大手湊去,夜風伸手捏扣,一陣地挖旋,使得美人兒**幾聲。
見這羞人的光景,丁曉霜嬌嚶一聲,大羞。
但,夜風並沒有放過這美人兒,另一個手拿起她的玉手,放於火熱,丁曉霜如被燙了一般,欲收縮,但,夜風卻讓她緊緊握著。
“心肝兒,別鬆手了。”夜風在美人兒的耳邊輕輕說道。
丁曉霜芳心一蕩,感覺心兒都化了,無比的羞然,不知道所措。此時壞人兒竟是握著她的手兒細細套弄起來。
這般香豔的事兒,丁曉霜哪做過,**一聲,火熱是燙煨入她的芳心了。
美人兒的玉手生澀,但是,被這壞人兒地引導下,慢慢熟稔起來。
此時,壞人兒俯下身子,含住了她挺勃的香乳兒,一陣狠狠地吸吮。
這如把美人兒的魂兒都吸起來了,美人兒不由**一聲,酥胸一陣的酸麻,不由挺著酥胸,向心上人喂去。
夜風得到了美人兒的暗示,更是吸吮咬舔起來,一隻手還不時的揉玩著。
“啊----”這個時候,丁曉玉嬌啼一聲,情動的她濕了一大片,使得壞人兒的賊手一片淋漓。
“你看,玉兒已忍不住了。”夜風舔了舔手指,俯身吻住了丁曉霜的吻兒。
丁曉霜又羞又不知所措,無比的豔糜,在壞人兒地吻吮之下,冰美人兒也迷了情,回吻起他來,舔著心上人的嘴唇。
“你們偏心。”雙目迷醉的丁曉玉情動地摟著心上人,討疼愛。夜風輕笑,抱起美人兒,放於丁曉霜身上,輕輕地說道:“好好教教你姐姐。”說著,細細把玩著。
在壞人兒的教引下,丁曉玉伏於姐姐身上,不由癡吻起來,手兒細細撫摸著她的香乳,在壞人兒的引導下,胯下緊緊貼著。細細磨起來。
這般的風流仗陣,丁曉霜哪般經曆過,此時她是更個人兒都迷醉於這豔情之中。
夜風頂於她們緊貼處,細細研磨,有著說不出。
“哥哥,疼我。”最後,情動地丁曉玉挪著香臀,向夫君湊去。
“啊----”這美人兒一聲地嬌啼,夜風扣著纖腰。一挺腰杆,如狂風暴雨一般,一陣的大杵。
丁曉霜被這般地光景的迷,迷了靈智,情動的她不由緊緊地摟著妹妹。
丁曉玉是那般的不濟事,一陣的狂聳,大瀉特瀉。
此時,夜風頂於丁曉霜泥濘處,磨了起來。技巧甚妙。
“嗯----”丁曉霜已卷入情海之中,情動的她不由拱著香臀,欲憐,但,夜風卻按兵不動。
“郎。”丁曉霜忍不住輕呼。
夜風在美人兒耳邊輕輕說道:“說一聲,郎,我要。”
在壞人兒地挑逗下,迷失的丁曉霜忍不住。嬌昵,嫵媚,道:“郎,我要。”
眼前冰美人是秀目緊閉,春色無邊,嫵媚性感,夜風心頭為之一熱,一挺而上。
隨之一聲驚啼……
這是無比的靡豔和荒唐…………
夜風他們在這呆了一晚,找了一個幹燥的石洞過夜。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三個人找不到來了路了,迷路了,他們隻有等第二天太陽升起。
直到天亮時太陽升起之時,夜風他們才確定了方向,這一次,他們是往東走,以夜風的意思是看能不能遇到璀箭神女他們,和他們一同回去。
果然,沒走半天。夜風他們真的是遇到了往北搜索的璀箭神女他們,但是,此時璀箭神女他們遇到了敵人----魔獸。
當夜風他們趕到之時,地上已經是死了二十五頭二級三階的爬地龍,而璀箭神女他們這邊的精靈也付出了不小地代價,除了璀箭神女,其他的精靈多多少少都受了傷。璀箭神女讓他們退到後麵。以躲這些魔獸的攻擊。
事情並沒有因此而結束,在場中。還有十二頭的魔獸在,其中有五頭是三級一階的火棘犀,四隻是三級二階的火蝟蝠,三條三級三階的冰盤蛇。
當夜風他們趕到之時,璀箭神女正和五頭的火棘犀、四隻火蝟蝠戰在一起,而那條地冰盤蛇竟盤在一邊,吐著信子不動。
“破----”璀箭女神也是十分的了得,嬌叱一聲,天狼璀夜箭光芒大作,怒箭摧天,一口氣連發了三支強勁無比的長箭。
“轟----”狂奔而來的五頭火棘犀一下子倒下了三頭,但是,這並沒有震懾住其他的魔獸,剩下的兩頭火棘犀和四隻的火蝟蝠也知道璀箭神女的厲害,集中火力,向璀箭神女撲殺過去。
璀箭神女冷哼了一聲,動作如閃電一般,向後退,和火棘犀、火蝟蝠找開距離,長箭上弦。
夜風和丁曉玉姐妹倆趕來後,見到璀箭神女以一己之力大戰魔獸,好勝的丁曉霜就欲動手,但卻被夜風拉住了,夜風低聲地說道:“你身體不適,不適劇戰,還是我出手吧。”
聽到夜風這話,丁曉霜粉臉一紅,臉頰火辣辣地嬌嗔地瞪了夜風一眼。
“啵----”的一聲,此時,璀箭神女已經是射出了兩箭,兩隻狂奔而來的火棘犀被射死。
不得不承認,璀箭神女的神箭之強霸,隻怕舉世少有,像火棘犀這麼大的頭顱,就算是用巨斧去砍,都不見得能傷多深,但是卻被她的長箭射穿了,好像是薄紙一般,火棘犀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她的箭之,箭之強,是可想而知道了。
“怪物,吃我一梭!”就在火蝟蝠要撲向璀箭神女之時,夜風突然出現在火蝟蝠的上空,喝了一聲,一隻貫日璀星梭射向火蝟蝠,貫日璀星梭破空而出,又又疾,如流星貫日。
“吱----”的一聲,一隻火蝟蝠慘叫一聲,被貫日璀星梭穿體而亡,從空中墜落。
火蝟蝠是很古怪地魔獸,模樣像個刺蝟,全身都布滿了金光閃閃的長刺,但是,卻偏偏長著一對翅膀,傳說火蝟蝠是火係的火蝠魔獸和金係的鐵刺蝟雜交所生的。
火蝟蝠在沒防的情況下被夜風殺了一隻,其他的三隻頓怒,不去撲殺璀箭神女,而是突然轉過身來,對著夜風,雙翅一拍,“嗖、嗖、嗖……”隻見這火蝟蝠全身金光閃閃地長刺脫射向夜風,就像是千萬支地細箭射向夜風一樣,這長刺又細又長,而且鋒利無比,如果被射中,那是必死無疑。
“小心----”遠處的丁曉玉她們看得都不由為之一驚,出聲提醒說道。
大家隻見夜風地身子一幻,明明他剛剛還在前麵,下一刻,他已經出現在火蝟蝠背上的空中,他的影子卻還在前麵,好的移形換位,如此的速度,實在讓人吃驚。
“小妖怪,吃我一刃。”夜風喝了一聲,隻見他手一晃,除了像丁曉霜和璀箭神女這樣級別的高手,其他的人都沒有看到夜風是怎麼樣出手的。
“啪”的一聲,鮮血噴射,一個火蝟蝠落地,鮮血直噴,它的頭顱被斬了下來。
無影刃,這是絕仙級的暗器,無蹤無影,現在功力已經達通天聖體滿神期的夜風施展出來,就是丁曉霜這般的高手,也不敢說接得下,這暗器實在是太,太難測了。
就在夜風欲再出無影刃擊殺其他兩隻的火蝟蝠的時候,突然一股強大的力量滾滾湧來,狂風大作,光芒照亮四周。

snaptime:2020-07-07 07:37:40  .exectimeㄩ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