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驚華》全文閱讀

作者:西子情  妾本驚華最新章節  妾本驚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妾本驚華最新章節第二百七十一章(12-04-06)      第二百七十章(12-04-06)      第二百六十九章(12-04-06)     

第一百零二章

    第一百零二章

    緊接著一個一個,所有太醫都跪地請罪。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得出同樣結論。能保住人,但是如此全身筋脈盡斷,恢複都要盡力而為,更別說保住一身修為了。根本就不可能!

    “來人,拉出去!午門外斬首,一個不留!”君紫璃看著一眾請罪的太醫。全身冰寒氣息繚繞:“一群無用的東西,還留著你們有何用?”

    “是!”外麵立即有璃王府的護衛湧了進來。

    所有太醫聞言,身子齊齊都軟倒了地上。

    “王爺饒命……老臣……老臣有一法……”鄭太醫眼看護衛上來拖人,立即驚呼。

    “說!”君紫璃陰沉著臉開口。

    “王爺……”鄭太醫壓住心中的懼怕惶恐,試探的開口:“回春堂大夫醫術堪絕。昨日皇上已經派人去帶回京中給鳳三小姐診病,想來不日就會進京。也許……也許他有辦法!”

    雖然太醫院的一眾禦醫都不願意承認外麵的大夫比他們厲害。但是為了保住小命,隻能盼著有人趕快將逐風治好。

    “回春堂?”君紫璃聞言,鳳目微微眯了一下,森冷的目光環繞在所有身子打顫的太醫身上,低暗的聲音寒可入骨:“回春堂的大夫回來之前,誰也不準離開這!有多大本事給我使多大本事。若是他出了任何紕漏。你們就洗淨腦袋等著!”

    話落,君紫璃抬步走出了房間。隨著他離去,房間內冰凍三尺的氣息依然繚繞不去。

    “是,王爺……”一眾太醫人人臉『色』發白。哆嗦著身子垂首叩頭。人人心底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希望回春堂的大夫真有通天本事。否則,他們真的難逃一死了。

    璃王殿下的話,在東璃,從來就沒有人懷疑。無論他和鳳三小姐的事情有多麼損壞他的聲譽,但是璃王殿下還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璃王殿下。雷厲風行,殺伐果斷,根本不會減少一分。

    膽戰心驚的站起身,立即聚集在一起商量『藥』方。

    君紫璃剛一出房門,負身站在院中,低暗的聲音開口:“鬼影!”

    “主子!”一團黑影瞬間出現在了君紫璃身後,跪地應聲。連氣息也感覺不到。隻依稀看到一個朦朧的影響。可見隱藏功力是何等精妙。

    身後人出現,君紫璃不回頭,一揮袖,腰間的玉佩扔給了鬼影,沉聲開口:“速趕去林城,給你一日的時間,接應到皇上派去的人,將回春堂的大夫帶回!不得有誤!”

    “是!”鬼影接過玉佩,瞬間消失了身影。

    鬼影離開如出現一般,無聲無息,甚至連一絲氣息也不留。

    君紫璃在鬼影走後,負身站立的身形一動不動。如玉的俊顏一片暗沉。紫『色』琉璃之光滿是濃濃的陰暗之『色』。他昨日根本就不該讓逐風去,早就應該料到,她怎麼可能臥床不起有病?那日的身手,即便是他也難以躲開。更何況逐風?

    全身筋脈盡斷,僅可以保住『性』命,她,她是恨極了他才回對逐風如此!

    薄唇緊緊抿起,君紫璃隻覺得心中氣血翻湧。心口被撕扯的生疼。為何要在他知道的時候……不,或許那個人不是她……

    高山流水,她那樣狠辣冷情冷『性』的人,怎麼能彈出那樣清泠無垢的曲子?隻有瓊華那樣的女子才可以!

    一定是瓊華,一定……

    心中被灌輸了無數遍,可是還是控製不住惶恐和疼痛。手心攥出了血痕。手背那日被鳳紅鸞簪子刺傷的口子愈合上再次裂開。有鮮紅的血滴落,一滴一滴染紅了腳下的玉石地麵,繡成一朵朵紅豔的曼陀羅。

    “王爺……”趙啟走過來,想勸君紫璃,但是看到王爺的樣子,心也跟著心疼。

    “備車!去丞相府!”君紫璃沉聲開口。

    “是!”趙啟躬身,擔憂的看了一眼君紫璃,快步走了下去。雖然不知道逐風為何會被傷成這樣。但看王爺神『色』,一定跟丞相府的鳳三小姐有關。

    從鳳三小姐『性』情大變之後,王爺便也不是原來的王爺了!

    趙啟連連歎息又心疼,不多時備好了馬車,過來請示君紫璃。君紫璃抬步走出了璃王府。

    趙啟在身後跟著,看著王爺都坐上了車,也沒提帶著琴簫的事兒,試探的輕聲道:“王爺,您……昨日不是說今日去璃王府給鳳三小姐送琴簫的……要不要老奴去取來?”

    “不用!”君紫璃身子一顫,隨即伸手放下簾子,低暗的聲音傳出:“趕車!”

    “是!”車夫立即應聲,一揮馬鞭,馬車立即快而穩的走了起來,向著丞相府而去。

    丞相府清心閣。鳳紅鸞吃著早飯,青藍、青葉躬身站在一旁講剛剛在南城發生的情況。

    君紫璃鐵血手腕殺了南城守城頭目,南城所有士兵打五十軍棍不論死活發配西疆。如今南城門是血染一片。整個東璃京中百姓人人惶恐,閉口不敢言語一句今日之事半分。整個京城今日不但沒熱鬧起來,反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青藍、青葉說完了看著鳳紅鸞:“小姐,璃王殿下怕是已經知道是咱們做的了……”

    “知道又如何?”鳳紅鸞挑眉,不屑的冷哼一聲:“我就是要讓他知道!他身邊的人,我不是不能動,隻不過是早晚而已!他的人最好都看住了,否則,逐風的今天就是別人的明天!”

    鳳紅鸞一想起昨日毀掉的書,心中便是一片冷寒:“他敢派人來我清心閣,便應該承受後果!況且,如今隻是利息而已!”

    青藍、青葉也想起昨日,小姐那本還沒來得及看的書,萬一上麵要是有給小姐解寒毒的辦法,就這麼毀去了,真是可恨!

    頓時二人僅有的一點兒懼意煙消雲散,立即垂首道:“璃王殿下當真是可恨,奴婢二人一定好好練功,保護小姐!”

    “嗯!”鳳紅鸞點點頭,看著二人,嘴角微勾:“這才隻是開始。定要他將該還的都還回來!尤其……”頓了頓,鳳眸一冷:“鳳鳴琴和碧血蕭!”

    話落,鳳紅鸞看著二人:“你們現在就去五小姐和六小姐那,給我問清楚了,昨日在璃王府發生了何事兒?為何君紫璃給她們送回來了!”

    “是,小姐!奴婢二人這就去!”青藍、青葉立即應聲。

    “嗯!”鳳紅鸞點點頭。

    青藍、青葉轉身出去。剛走到門口。就看到杜海急匆匆的跑進了清心閣,一看見二人就立即道:“小姐呢?”

    “小姐在屋子正用飯呢!”青藍、青葉看著杜海臉『色』不好,想著一定是發生什麼事兒了,立即道:“杜伯,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兒了?”

    “得到消息,璃王如今正向丞相府來,小姐……昨天的事兒璃王怕是知道了……”杜海立即道。腳步不停,就向門口走去。

    青藍、青葉一聽,小臉立即一白,也跟著杜海身後反了回來。

    三人的說話聲鳳紅鸞自然在屋內已經聽到了。清涼的眸子眯起,閃過一道冷芒。君紫璃想上門興師問罪麼?不屑的冷笑了一聲,放下了筷子。她最不怕的便是興師問罪的。

    “小姐,璃王……”杜海走到門口,停住腳步,躬身開口。

    “我知道了!”鳳紅鸞打斷杜海的話,清冷的道:“不用理會!”

    “小姐?”杜海一驚:“璃王殿下要是知道小姐……小姐沒有臥病在床,怕是不好,您快想辦法……”

    “你以為他現在不知道麼?”鳳紅鸞挑眉:“逐風可沒死!”

    杜海老臉頓時一白,擔憂的開口:“可是萬一璃王進宮去稟明皇上,要是皇上知道,小姐是糊弄皇上的,這可是欺君之罪。小姐……”

    欺君之罪?鳳紅鸞眉梢攸然冷凝:“就是我突然醒來了又如何?太醫院一群廢物。捉賊拿贓,昨日他沒發現,你認為君紫鈺還能治我的罪麼?”

    “小姐……”杜海一聽小姐直呼皇上名諱,臉都白了。

    “行了,你去吧!讓老頭子去前麵應付,應付不來就帶進來!我到要看看他如何興師問罪,能將我如何?”鳳紅鸞挑眉冷笑,對著杜海擺擺手。

    杜海雖然對她忠心,但就是尊卑觀念太重。她的人,天皇老子來了,哪怕是刀架在脖子上,都要挺直脊背。看來還是有待改變。

    “是!小姐!”杜海轉身匆匆的退了出去。

    杜海身影離開。青藍、青葉站在門口猶豫著開口:“小姐,奴婢二人一會兒再去五小姐、六小姐那。萬一璃王殿下再闖進來傷害小姐……”

    “你們現在就去,問明白了盡快回來。她們不說就想辦法讓她們說,我到是要知道知道昨日璃王府到底發生了什麼。”鳳紅鸞立即打斷二人的話道。

    “是!”青藍、青葉一聽。立即足尖輕點,向著五小姐、六小姐的院子跑去。

    清心閣靜了下來,鳳紅鸞繼續拿起筷子,慢慢的吃了起來。吃飽了才有力氣打仗!

    丞相府大門口。

    君紫璃從馬車上下來,丞相府的護衛立即跪地請安:“王爺萬安!”

    君紫璃看也不看一眼跪了一排,明顯比往日多了的護衛,抬步向麵走去。

    “王爺請留步,相爺吩咐了,今日不見客!”一命護衛立即出聲阻止。

    

辦桽奀潔:2014-04-24 07:28:42  .硒俴奀潔ㄩ0.509鏃